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酒吧买醉
    “我想想啊。”洛天成抬头看着天花板思索了一会儿,道:“他国字脸,眉毛很粗,依稀记得好像眼角有颗黑痣,不大。”

    洛槿的嘴唇哆嗦着,整个人像被抽到了灵魂,只剩下一副驱壳。

    到底还是听到了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洛天成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直起了身子,问道:“闺女,你咋了?”

    “没事。”洛槿勉强莞尔一笑,握住了洛天成放在床边的手,道:“爸,我出去一趟。”

    “诶,好嘞。”洛天成看着她点点头,目送着她离开。

    洛槿在走廊里不忘嘱托了那两个护工一声,才走出医院的大门,消失在了夜色里。

    她像迷途的羔羊,彷徨在大街上,纵然身旁车水马龙,但她仿佛听不到也看不到似的。

    突如其来的真相,让洛槿措手不及。

    刚刚对沐亦枫打开心门,却又得知这样的事实,一个用手段把她骗到身边又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目的的人,她不想再面对,也不知如何去面对。

    更何况,他还利用了自己的父亲。

    她以为自己被上天眷顾,飞上了云端,此刻却又被上天抛弃,跌落了云端。

    恍惚间,她看到了一家酒吧。

    酒精的确能麻痹人的神经,解人忧愁,忘记身上的伤疤在隐隐作痛,忘记痛苦的记忆在“煽风点火”。

    洛槿同样被这酒精麻痹的忘记了所有,她只感觉自己优哉游哉,身体轻飘飘的,像踩在云上。

    一瓶,两瓶……

    酒精侵蚀着她的肌体,一点一点地占领了她的全部。

    她的双眼迷离,脸颊泛着红光,喝醉的样子,妩媚中透着小调皮。

    很快,便有人过来搭讪。

    “嗨,美女,一个人吗?”那个人一脸的奸笑,目光猥琐地盯着洛槿洁白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

    “对啊,你看不出来吗?”洛槿晃晃悠悠地挺起身子。

    “有没有兴趣交个朋友?”那人笑的更为阴暗。

    “你是男人吗?”洛槿的眼睛泛着晶莹的光,举起酒瓶猛饮了一口。

    “是啊,怎么不是?而且啊,哥哥我很强的。”他朝着洛槿挤眉弄眼地笑着,靠过去揽住她的肩膀,轻声道:“你要不要试试?”

    洛槿刚才喝的那口酒还没有吞下去,转过脸一口喷在了他的脸上,大笑了一声,道:“你不配!”

    那人慌忙用自己的衣袖擦着,不光是脸,额头上的刘海也被殃及,狼狈不堪。

    “你他妈的找死!”那人恶狠狠地瞪着洛槿,一拳抡了过去。

    洛槿惊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但那拳头迟迟没有印在她的脸上。

    因为那声尖叫,周围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这边。

    洛槿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眼便看见顾廷灏握住了那人的胳膊,自己才没有被打到。

    这一惊吓,洛槿清醒了一些,但脑子里还是乱乱的,一团糟。

    她微微转了转身,趴在桌子上,借酒消愁的样子被他看到,心里甚感尴尬。

    “你特么谁啊?放开老子!别在老子面前逞英雄!”那人一脸地嚣张,瞪大了眼睛虎视着顾廷灏。

    顾廷灏没有说话,身后的几名身强体壮的保镖往前挪了几步。

    一个个满脸横肉,虎背熊腰。

    那人当即秒怂,畏惧地看着顾廷灏,告饶道:“大哥,我错了,你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顾廷灏冷哼了一声,猛力推开了他的胳膊,冷冷道:“滚!”

    “好,我滚,我滚。”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仓皇地离开了。

    顾廷灏上前拍了拍洛槿的肩膀,温言问道:“洛槿?洛槿?你怎么样了?”

    酒精的作用发挥到了巅峰,此刻的洛槿意识已经完全模糊,反感地推开顾廷灏的手,只说了两个字“别吵”,便睡的人事不省。

    无奈,顾廷灏只好抱起洛槿,放到了酒吧二楼客房的床上。

    这一夜,因为有了酒精的催眠,洛槿睡的很香甜。

    虽然洛槿不在家里,但是沐亦枫还是睡在了沙发上。

    纵然和洛槿现在关系有了突破性的发展,已经和情侣无异,但是两个人还是一直分床而睡,洛槿睡大床,沐亦枫睡沙发。

    洛槿没有回来,沐亦枫迟迟未能入眠。

    他睁着眼睛看着那张大床,月光正透过窗在上面流淌着。

    洛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她欠起身子,咧着嘴轻轻拍了拍有些隐隐作痛的头,突然意识到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她吃了一惊,努力地回忆着昨晚的事,但越想头就越痛。

    她抱着头,秀发散落在被子上,神情有些痛苦。

    “你醒了?你怎么了?”

    突然一声富有磁性的男人声音侵入了她的耳朵。

    她猛地抬起头,顾廷灏一脸关心的样子呈现在她漆黑的眸子里。

    她慌里慌张地微微掀起被子,还好,毫发无损。

    顾廷灏微微一笑,从阳台门走到了床前,道:“我可是正人君子,不会乘人之危的,你别想多。”

    “你怎么会在这里?”洛槿对于顾廷灏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

    “看来你把昨晚的事都忘记了。”顾廷灏说着往后拉了拉床边的座椅,坐了上去,看着洛槿,道:“你昨晚在酒吧买醉你知道吗?”

    对于酒吧买醉,洛槿还是有印象的。

    她点了点头,瞪着大大的眼睛期待着顾廷灏把后来发生的事告诉她。

    顾廷灏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继续说道:“然后呢,有一个人来骚扰你,对你动手动脚的。我恰好今天来飓风视察,看到了你,你也真是胆子大,直接一口喷在了那人的脸上。”

    顾廷灏说到这里想起了那人被喷后狼狈的样子,不由得抿唇一笑,继续道:“那个人出手要对你不利,我就出手救了你。”

    的确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洛槿边听他说,边努力地回忆着。

    “那谢谢你了。”洛槿显得有些局促,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神,买醉的丑态一定都被他看到了。

    “谢什么,都是朋友。”顾廷灏还是那么豪爽地一笑,然后又绷紧了脸,苦口婆心地劝慰道:“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找人倾诉,不能买醉,喝多了伤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