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借我两百万
    一旁的蒋嫣嫣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刚刚是迫于萧江的淫威没敢追出去,见萧江坐下来埋头扒饭,迈起双腿快速跑了出去,边跑边大声喊道:“萧哥哥!萧哥哥!”

    见自己的女儿也跟着跑了,蒋伯仲不淡定了,冲着自己女儿的背影高喊了一声:“嫣嫣!”

    又对萧江道:“萧兄啊,今天的家宴就先这样吧,我先告辞了。”

    还没等萧江回话,蒋伯仲就跟着跑了出去。

    蒋伯仲走后,偌大一个餐厅里,只剩下了艾虹和萧江两个人。

    萧江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艾虹,伸手揽过爱妻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好了好了,你不要哭了,我了解小辰,他生平胆子小,又腼腆,一会儿就自己回来了。”

    “可我总是觉得好害怕……”艾虹边用面纸擦拭着眼泪,边说道。

    “没事没事,相信我,小辰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就当他出去外面散了散步。”萧江柔声安慰自己的妻子。

    艾虹点了点头,相信了萧江的话。

    但是这次却并不是像萧江所说的那样,艾虹守在箫禹辰的房间里苦苦等到了晚上十一点,可是还是没有见到箫禹辰回来,问下人,家里的佣人也都说没有看见。

    艾虹这次是真的慌了,跌跌撞撞地冲进自己和萧江的卧室,萧江一听,心里也有些慌了,不会这孩子真的想不开吧?

    越想心里越慌,萧家把能派的人全部都派出去寻找箫禹辰了。

    箫禹辰从庄园里跑出来之后,心中越想越气,生气之余脑海里想着的全部都是沐亦晴的身影。

    就在这一刻,他果断决定,去往景海,去寻找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女孩!  “董事长,有重大发现!”余管家快步走到萧江面前,说道:“两个小时前少爷的一张建设银行信用卡有消费,我联系了附近一家建设银行支行的行长,连夜给我们派了一名业务员过来,调查发现,少爷

    的这笔消费是出租车服务,从陇西路口到天水城际机场,我看少爷这是打算乘坐飞机去某个地方。”

    萧江点了点头,略略思索了一下,沉声道:“立刻把少爷名下的所有账户全部都冻结掉!”

    余管家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还不快去?”萧江冷声斥道。

    “是是是,这就去。”余管家连忙转身离开了。

    心里欲哭无泪,这么多家银行,自己怎么冻结啊……

    一旁的艾虹听见了,问道:“你冻结小辰的账户做什么?小辰在外面需要钱,没钱他怎么吃饭?”

    萧江得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说道:“没钱他自然就会回来了。”

    萧江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得知箫禹辰没有自寻短见,心里也就踏实多了,只要箫禹辰没有想不开,其他的随他怎么折腾,反正萧江心中认为,无论怎样这件事的胜利者都是自己。

    萧江很得意,得意就容易忘形,他坚信箫禹辰一定会因为没钱无法生存所以最终会回来向自己低头认错。

    以至于他都没有去查箫禹辰要去什么地方。

    箫禹辰也不傻,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中途让司机把他送往了高铁站,选择乘高铁到静海。

    夜深了。

    一列高速运行的火车犹如鬼魅一样穿过幽暗的夜色,在大地上疾驰运行。

    坐在火车车厢里的箫禹辰心情甚好,脸上的耳光印也淡了许多,他感觉到自己的眼前豁然开朗,新的人生篇章就要从今夜开始了。

    洛槿再次向沐亦枫施展了她的按摩技术。

    沐亦枫在享受了洛槿提供的按摩服务之后,说道:“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

    洛槿凑到沐亦枫的耳边,说道:“亲爱的老公大人,可不可以借我两百万啊?”

    沐亦枫听的一惊,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疑惑地看着洛槿,问道:“夫人,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我……我想给我爸买套房子。”洛槿弱弱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还你!”

    “哦?那请问你什么时候能够把这两百万还清楚?”沐亦枫饶有趣味地看着洛槿,问道。

    “额……这个……”洛槿结结巴巴地说道:“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吗?”

    没办法,按照自己现在的工资,每个月也就七八千,两百万那就要工作……额……反正要好多好多年,不吃不喝都得几十年!

    想想洛槿就心累,怪不得那么多人的梦想就只是能够在城市里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房子。

    这梦想听起来很平凡,还有点渺小,但是一点都不比买彩票中大奖简单。

    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到老了才能攒够一套房子的钱,而自己都快入土了,还买什么房子……

    沐亦枫略略思索了一下,说道:“可以,但是你之前还欠我两百万,这样加起来的话,就是四百万,友情提示一下,你有生之年,可不一定还的起。”

    洛槿一愣,问道:“什么两百万?”

    “某人在婚纱店弄坏了人家的镇店之宝,那件婚纱,两百万,是我垫付的。”沐亦枫淡淡地说道。

    洛槿瞪大了眼睛,这都是多少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沐亦枫竟然还记得!

    他要是不提起的话,自己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当时某人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会努力工作还我的。”沐亦枫阴阳怪气地说道:“可是如今好几个月过去了,某人发了工资也没见还我一分钱啊。”

    “额……这个……这个……”洛槿被问的很是窘迫。

    说真的,她还真不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交到沐亦枫手上。

    虽然自己名义上来说的确是欠他两百万。

    “那……那老公每个月的工资还应该上交给老婆呢,这都几个月了,某人发了工资也不见上交一分钱!”洛槿模仿着沐亦枫说话地格式和语气。

    沐亦枫愣住了,感觉逻辑碎了一地。  这两件事之间有一丁点的关系吗?为什么会突然从欠款的事跳到了上交工资的事情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