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假戏真做
    “那我也得到片场去吧,这一来一去,几百公里折腾,不算费劲吗?”张一敬笑着,说道。

    “看不出才你张老弟手中财富不小啊,竟然都学着别人投资电影了,你说今儿晚上,是不是该你请客啊?”段承濠眯着眼睛,笑道。

    张一敬表面笑着,内心里却想一巴掌狠狠地抽打在段承濠那张比城墙还厚的脸上,心道:你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每次都让老子请客,你以为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而实际上张一敬的表现非常恭敬,他道:“段哥真是抬举我了,我有个朋友投资了那部电影,我就跟着摸索行情,就二十万罢了。”

    “嗯……张老弟赚了钱,可千万不要忘了哥哥我啊。”段承濠闭着眼睛,一脸的惬意,享受着兔女郎的按摩。

    张一敬心里听的窝火,可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心想段承濠这个铁公鸡,天天让自己请客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又惦记起自己挣得钱来了。

    真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那是一定,怎么都不会忘了段哥。”张一敬脸上带着谄媚的笑,说道:“段哥,我也有点担心,你还是打电话给赵子阳,问问情况吧。”

    再谈下去,这货搞不好把自己媳妇儿也惦记上了,得赶快转移话题。

    段承濠一听有理,当即便从旁边的桌子上拿来手机,依旧舒服地闭着眼睛:“喂,子阳啊,呵呵,怎么样?今天一切都还顺利吧?”

    赵子阳摸了摸鼻子,这出师不利多少让他有点没有脸面面对段承濠,但他又不是偷奸耍滑之徒,想了想,还是把实情告诉给段承濠吧。

    “段总,我想跟您实话实说,这个洛槿,好像眼光很高,一点都看不上我,我的颜值在她面前,完全就如同路边的野草一样,我怕……”赵子阳陷入了沉默。

    段承濠一听,神情不由得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忙道:“子阳啊,这个洛槿嘛,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对不对,对你不太感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是每个女人看见你都会犯花痴的。”  对于洛槿的冷漠和从容,段承濠也是出乎意料,按道理来说,这男人女人都一样,都喜欢生的漂亮的人,男人喜欢妻妾成群,身边美女环绕,这女人同样也喜欢帅哥多多益善,怎么这到洛槿这边就行

    不通了呢?  段承濠的心里也有些慌乱,不过他强装镇定,说道:“也许洛槿这个女孩呢,她是慢热型的,日子久了,就有感觉了,你啊,多努力吧,你可不要忘记了,她现在可是枫叶科技集团的执行总裁,你要是

    成功追上了她,凭她的业界地位和金钱,再加上你的颜值和实力,成为一线明星,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到时候,各种奖项,各种跑车别墅,还不是随你挑?”

    没有利诱的话,又怎么能让人做自己的傀儡呢?

    段承濠心里熟知这一点,就像之前给张一敬也做过承诺一样。

    &nbs

    p;  赵子阳陷入了沉默,平心而论,段承濠说的实在是太诱人了,而且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要把洛槿追到手,那真的是就可以呼风唤雨了。

    再者说,洛槿可是一个大美人,人生的既水灵又精致,浑身散发着一种灵气,就真的好比一朵盛开的木槿花。

    哪个男人不喜欢美人?他赵子阳也不例外,最开始见到洛槿的时候,的确是被惊艳了一下。  见赵子阳不说话,段承濠知道他在犹豫,这个时候更要狂轰滥炸:“子阳,你听我说,这件事你别着急,慢慢来,在平凡中打动一个女孩子,往往是一个屡试不爽的计策,也许是第一次相见,她有些认

    生腼腆,你们认识就好了,记住,你要很温柔很温柔,这样她才能陷入到你的温柔当中。”

    段承濠谆谆教诲的确是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毕竟结果实在是太诱人了,这成功地让赵子阳动了心,有名有利还有美女,何乐而不为呢?

    “段总,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有幸听了段总的教诲,铭感于心,我相信我早晚可以攻破洛槿这座山头。”赵子阳语气激动地说道。

    赵子阳是一个深谙说话之道的人,他的奉承让段承濠听的心里很舒服。

    挂了电话,段承濠把手机又重新放回了桌子上,嘿嘿笑了笑,说道:“赵子阳这小子,竟然还假戏真做了,我们只不过是让他去假装追求洛槿,现在看来,他好像对洛槿那妮子真的动了心。”  “这也难怪他动了心,洛槿可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大美人,如果不是沐亦枫的女人,我早就……”张一敬顿住不说了,嘿嘿了两声,又道:“再者说,赵子阳假戏真做,对我们来说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只

    怕沐亦枫有的忙了。”

    段承濠哈哈笑了笑,说道:“到时候洛槿深陷三角恋的丑闻,出轨别的男人,试问她还怎么做这代理总裁?怕是到时候都没有脸出来见人了。”

    张一敬也跟着阴险地笑了起来。

    “这还要多谢张老弟出此妙计,说你张老弟有经天纬地之才,真是一点都不过分。”段承濠笑哈哈地说着,毫不吝啬地称赞着张一敬,讨他的欢心。

    张一敬笑着嗯了一声,说道:“如果没有几把刷子,我又怎么敢打包票把段哥您送上总裁之位呢。”

    段承濠满意地笑了笑,打了个响指,说道:“今儿咱兄弟两个高兴,我就不回去了,咱们啊好好地开心开心。”

    张一敬表面上奉承着,心里却在滴血,每次都是自己掏钱,而且还来的这么勤,钱包都快要掏空了。

    没办法,张一敬只能安慰自己,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一天的辛勤劳作,让洛槿身心疲惫,拖着万分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大别墅,心里惦记着的,是沐亦枫那张柔软的大床。  沐亦枫深知洛槿辛苦,早已让厨师做了丰盛的晚餐,一样一样摆上了桌子,全都是洛槿爱吃的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