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再次见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打开以前,我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自己会看到什么,但是不看直接删除又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我稍一犹豫,打开了微信。

    顾一笑的微信很简单:陶然,我想见你。

    第二条信息:陶然,只要你一句话,我抛下一切和你在一起。

    第三条信息:陶然,我在你家门口。

    最后一条信息是九点四十发过来的,我看完以后急步走到窗前,朝外面一看。

    天还在下着小雨,一个人影没有撑伞站在车旁,头微微上倾,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我房间的这扇窗子。

    我迅速拉上窗帘,在屋子里踱步。

    我和他已经说清楚了,没必要再去谈什么。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关灯睡觉。

    可是,躺在床上我却丝毫也睡不着,眼前晃过的都是他站在雨中的背影。我给自己说着不需要再见他的任何理由,最后狠下心来,只要一个晚上不理他,他自然就走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夜里一点半。

    在床上辗转反侧还睡着的我重新站了起来,靠近窗子时,我点作贼的感觉,不知道他还在不在楼下。我偷偷拉开一条缝儿,看了一眼外面。

    现在景观灯都关了,只有路灯开着。

    路灯的炮洒就像为他打了灯柱一样,站在灯影里的影子格外孤寂。看他站的姿势,应该没有怎么动。

    我甩手放开窗帘,又在屋子里踱步。

    他说的是真的吗?已经骗过我那么多次,这一次凭什么认为我会原谅他?可是再一转念,他万一说的是真的呢?

    不可能,他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就是在作态。

    我最后判断,然后躺回床上开始数羊。

    数到五千六百三十四头羊时,我开始意识涣散,然后睡着了。临睡前,我在想如果第二天在楼下看到他,我就直接无视。和他对话,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了。

    第二天,我是被吵闹声惊醒的。

    睁开眼睛一听,声音来自我房间外面,王阿姨在焦急的敲我的房门:“陶然,快醒醒,门外打起来了!”

    我一惊,彻底清醒,先跑去窗口往下面看,看到了司建连和陶然扭打在门口的草坪上。

    这两个男人,也都算是事业有成了,做这种小男生才会做的事,真他妈丢脸。

    我一分钟没耽误,直接拉开了房门,问王阿姨道:“豆包呢,他醒没醒?”

    “豆包还在睡觉,估计再闹下去就醒了。”她说。

    我不想让豆包看到司建连打架,上一次被打是没防备,这一次坚决不能让豆包再看到了,我觉得这对孩子不好,怕他有暴力倾向。

    “你去看着,就算醒了,也不要让他出房间。”我对王阿姨嘱咐了一句,然后看到她似乎有话要说,我却来不及听了,趿着鞋直接下了楼。

    来到大门前,我一把拉开门,对他俩声音不大,却很有威严的吼了一声:“你们干什么呢?要是真想打,找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打,我这里丢不起这个人,显不起这个眼!”

    我这话还是管用了,两人应声而停。

    此刻,顾一笑正把司建连按在泥水里,看似他占了上风。我看到这里,不由皱了皱眉道:“司建连,上面还有你儿子呢,你这反复被打,让他看见了怎么想?”

    司建连大概是觉得我说的也对,趁着顾一笑不注意,一拳打到他太阳穴上,然后借着他发懵的机会,一个翻身把他压到下面。

    “别再打了,要打就到一边打。”我不由皱眉又说了一句。

    司建连松手站了起来,看清楚我以后,马上脱下全是泥水的西服外套给我披在身上。我见他拿的衣服上都是泥水,下意识就往一边躲。

    他一皱眉道:“你穿成这样就出门,合适吗?”

    我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穿着一件灰色的吊带睡裙就出来了。这件衣服比较清凉,吊带太细,领子太大,裙摆的地方不仅有蕾丝镂空,还有大开岔。

    我一下红了脸,裹紧了他的衣服走进屋子里。进门时,我甩下一句话:“有事就聊,没见过都这么大人了,还动不动就动手的。”

    我逃也似的上了二楼,看着镜子里性(感)的自己,觉得懊恼至极。这两个男人,是我人生中唯二的两人,他们居然一起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们会怎么想?

    算了,我没想歪就行。

    我对着镜子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陶然,不就是两个男人,你应付得来!”

    他们不在门口打架闹事,我就放心。于是不紧不缓的洗了澡,吹了头发,化了妆,换了衣服下楼。同时,我也没忘记司建连那件全是泥水的外套。

    到了楼下,我才看到豆包已经下来了,正好奇的看着沙发上两个衣衫不整的人。

    “爸爸,你衣服上怎么那么多泥点?”豆包问。

    司建连平静的一笑说:“爸爸不小心摔了一跤,跌倒泥潭里去了。”

    “顾叔叔呢?”豆包又问。

    我和顾一笑的事,豆包不知道原因,是以他对顾一笑还是从前的样子。他现在知道,一个人进入另一个的生命是很正常的事,离开当然也很正常。

    “我和你爸爸一样,不小心摔了一跤,跌倒泥潭里去了。”顾一笑表现得比司建连还随和。

    豆包看了看他俩,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抬头看到了我。

    “王阿姨,麻烦把这件衣服送去洗一下。”我对王阿姨说。

    豆包的目光在我们三人之间转了几个圈儿,在我刚走到他身边时,他突然开口,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语气说:“哦,我明白了,你们两个为了我妈妈打架了,对不对?”

    我差点被他自豪的语气惊一个跟头。

    他继续又说:“我在房间里就听到了,以为是两只狗在打架呢,没想到是爸爸和顾叔叔啊。现在,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妈妈一个又漂亮又厉害的仙女?后悔了吧?没用了。我妈看不上你们了。”

    他说到这里,司建连的脸都黑了。

    他扬起手假装要揍他说:“小东西,这话是谁教你的?才一个多月我没回来,你怎么就变成这样儿了。我知道你妈妈出事,没敢耽误,直接在澳州的事处理了一下,就赶回来。你就这样儿了。”

    豆包得意的笑道:“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这一个多月可是交了一个超级厉害的朋友,我知道你们都在干什么。”

    顾一笑看着豆包很随意的皱眉问:“你的朋友能有厉害的?最多就是一群小屁孩儿。”

    我有点迷糊了,搞不清楚家里这是什么情况。

    司建连和顾一笑不是情敌吗?豆包不是一直都偏向司建连的吗?怎么现在情势完全不对了?

    好像豆包倒戈了一个神秘的人,司建连和顾一笑在此时统一战线了。

    “对,我同意顾一笑的说法。”司建连点了点头。

    豆包这样说,我都好奇他的新朋友是谁了。可是,在他们两个面前我不想问,而且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于是不失时机的对豆包说:“你快收拾一下书包,上学要迟到了。我让王奶奶送你过去,路上可以在学校门口吃一个肯德基。”

    “真的!”他高兴起来,忽略坐在沙发脸色阴沉的两个男人。

    “真的,去吧。”我说。

    豆包跟脱缰的野马一样蹿了出去,三分钟不到就从楼上下来,身上背着双肩书包,对正在准备早餐的王阿姨说:“王奶奶,我们走吧。”

    王阿姨带豆包出去,我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一只手不方便,做不出霸道女王的气势。我本来想双手在抱肩,施然坐下。做到一半时,忽然意识到右手还打着板,根本做不到这个动作,就只得动作做了一半就在沙发上坐下来。

    顾一笑一直盯着我的胳膊看。

    司建连一看盯着我的脸看。

    “你们两个为什么打架,我不想问了。但是,既然都出现在我家门口,那必定是来找我的。那就先说说,各自找我是什么事儿吧。”我语气清凉。

    对于司建连,我唯一的感觉是,他是豆包的爸爸,我给他留足面子。但是,千万别再踩我的底线,现在我和他的底线就是复合,只要提这件事,一切都不好谈。

    对于顾一笑,我唯一的感觉是,他是我最近付出的真心,我和他已经一刀两断了。也别踩我的底线,我对他的底线是坚决不能藕断丝连。

    司建连现在有点君子坦荡荡的感觉,他看着我说:“听说你出事了,我特意回来看看,不为别的,就因为你和我这么多年的感情,而且你是孩子的妈妈。回来第一眼,我就看到他守在家门口。我虽然在国外,也知道你这一次是被他给撞到高架桥下的,你才出院,他就过来,安的是什么居心。我多问几句,他居然要动手。我要不动手,岂不是让他笑话。”

    司建连这话,我信,所以没继续追问在他,而是转向了顾一笑:“你呢?能说说为什么来找我吗?”

    可能是我在听到司建连的解释以后,心里的气泄了大半,对顾一笑问这席话时,语气温和了不少。

    他自然也听出这种变化,脸上一喜道:“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看到我的信息,我说的都是真的,能不能再谈谈。这一次,我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