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顾家秘闻
    田军的坦诚让我惊讶,一时间竟然忘记掩饰。他看到我的样子,笑道:“怎么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

    “现在,顾坤正在收购kb,我和他是对手。你就么大胆的和我说你是他的心理医生,不怕我贿赂你么?”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他笑了笑道:“那这件事你在乔吉安面前却没透露一个字,是为什么?”

    “顾坤我惹不起啊。”我道。

    “同样,我也惹不起。”田军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黄色保时捷对我说,“时间还早,一起喝一杯?”

    我想接近顾坤身边的人,了解他的为人,他的事,还有他的公司。田军是他的私人心理医生,这种机会可不多得。

    田军这个名字,我基本上没听说过,但是能入顾坤的眼,必定有他的过人之处。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打量了一下他周身下的打扮,心里做出判断。

    田军未必不如何萧有钱。就算他是顾坤的心理医生,挣的钱也未必够得上他一年的挥霍的数额。

    他带我直接在路边随意选了一家咖啡厅,对我说:“你这样的人,贵的好的大概都不少见,今天就来点儿大众的。”

    “说实话,不怕你笑话,除了宴请客户外,我个人消费的水平很低,平常去的也是这种随便的街边小店,谁说星级服务的就味道更好。这个也不尽然,以前在宣门外门喝过一家只有三十平的一家小咖啡馆,手工烘焙的豆子,味道简直不要太赞了。”我说。

    人这处东西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其实也就是真诚两个字。

    不管是朋友还是合作伙伴,你把诚意摆出来了,一般收获都不错。

    田军笑了笑,这一回他的笑温和了很多。

    “我见得人的很多,大部分都在虚张声势,你这么着的,倒是挺少。”田军又道。

    我没说话,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翻了一下手里简单的过了塑的单子问他:“想喝什么?”

    “反客为主了啊。”他也拿起了另一张单子。

    最后,我点了一杯美式,他点了一杯冰滴。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就一起出来,还坐在一家街边小馆喝咖啡,看着外面路上的车来车往,我忽然有点想笑。

    他既然约我,必定有事。

    我不相信一个像他这样的人,会把时间浪费到不相干的人和事身上。

    果然,我才沉默了不到三分钟,田军先开口了:“听说前一段时间,你和何萧有过合作?怎么样,他这人手够黑的吧。”

    这完全不是正常人提到自己哥哥的语气。

    我道:“黑,那是相当黑。不过,最近他倒是消停了。”

    田军听我这样说,也不拐弯了,马上道:“请你帮个忙。”

    我有些惊讶,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请我帮忙?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和你完全没有交集点,帮什么忙?”

    他神秘兮兮的一笑道:“我想给何萧找点小麻烦,你正好和他有点小过节,咱们联手一下?”

    我垂下眼眸,心里暗道:我们那岂只是小过节?

    不过这些不适合写在脸上,我假装很不在意的问:“生意上的事,谈不上过节,我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得了吧,你骗谁呢。”田军说。

    我没说话,看着他。

    他直接说下去:“真不问问是什么事儿吗?”

    我摇了摇头:“清官难断家务事,我这个人向来不插手别人的家务事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我最讨厌的就是介入别人的家务事。因为一家之中都是骨肉至亲,你一个外人指手划脚的给出建议了,处理得好没人念你的好,处理不好,所有人都念着你的不好,恨不得把所有不好都按在你身上。还有一条,亲人之间是会和解的,到那时你更是两头都不落好。

    顾一笑和顾天宝也是如此。

    田军听我拒绝得十分坚决,倒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闲聊了几句。等到他快要分开时,他忽然说:“正事既然谈不成,就说点八卦。我现在都后悔自己学的是心理学的专业了。”

    他一脸苦闷。

    我一听他说八卦也来了兴致,问:“心理学挺好的,挣钱又多又轻闲,怎么就后悔了。”

    “天天给别人当垃圾桶却没有吐垃圾的地方,你说郁闷不郁闷。我听说过有一个人一遇到郁闷的事就跑到一个树洞前诉说,后来说得太多了,那个树洞死了。”他说到这里,一脸郁卒。

    我倒是被他这个笑话逗笑了。

    “你把这些当成八卦秘闻听不也挺有意思的嘛。”我安慰他道。

    他摇头对我说:“和你这种门外汉说不能。”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会不会懂?”我问。

    他马上朝我这边凑了一下说:“顾天宝你见过吧?”

    我一怔点了点头。

    田军这才又说:“这孩子看着人畜无害的,其实是个双面人,这里有点分裂。”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好的时候极好,坏的时候令人发指。”

    “那应该还有一个平常的时候,这是三面人格了。”我道。

    心理学我不懂,八卦我听得懂。田军这是借机向我说顾坤家里的秘闻,我是想听的。

    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顾天宝的妈妈一直就是个传说,据说还活着,却从来没人见到过。我在顾家也有五年了,连极毛也没看到。”

    田军是目的明确的人,他向我说这些,自然是条件的。不过,在他提条件以前,我就把这些当成闲谈了。

    他看我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东扯西扯,不经意间就把顾天宝的事说了个清清楚楚。至少是在他知道范围内的清楚。

    说完以后,他看看时间说:“该回了,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和你一起吃饭。”

    我站在咖啡店门口目送他离开。

    他走后,我又站了很久,把他说的这些内容消化了消化。

    难道田军进入顾家就是有目的的?一个心理医生,顾坤不会轻易相信的。虽然《盗梦空间》里的情节不可能发生在现实里,但每一个人对自己的心理**是看得极重的。如果田军是有目的,他手段也太了得了,居然能瞒过顾坤。

    :。:

    ps:书友们,我是狂奔的犀牛,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